地址:海口市大同路華發大廈A1708室
電話:0898-66712806 18907571662

    武志紅:好好睡一覺,是三億中國人的奢侈品


    前段時間看到一個熱搜:三億中國人有睡眠障礙。


    而90后熬夜更是成家常便飯,三分之一凌晨1點才入睡。


    90后比老年人面臨更加嚴重的睡眠問題,84%的90后存在睡眠困擾,90后也被稱為最“缺覺”的一代。


    報告顯示,3/4 的“90后”是在晚上11點后入睡,1/3 是在凌晨1點入睡。



    我們新入職的一位同事就曾是“缺覺”一代——她每天下午1點上班,凌晨0點左右下班,晚上兩三點入眠、甚至通宵成為了常態。


    這樣的常態,導致她辭職后,緩沖了3個月,都無法進入下一份工作。


    理由是,她患上了輕度焦慮癥。


    這份“工傷”背后,其實還有更深層的原因。


    今天的【武志紅不定時談心室】,跟你談談時代奢侈品:睡個好覺。



    01



    我們為什么會失眠?




    解釋一個常見的失眠原因:不能讓頭腦運轉停下來。


    因為人永遠都在尋找關系,可是太多人,都沒有建立起最基本的關系,即,「我」沒有找到可以依戀的「你」。


    這時,我們會尋找一個替代品,就是「頭腦」,李雪曾稱之為「頭腦媽媽」,這是再恰當不過的形容了。


    這就是非常原始的依戀失敗。


    一個孩子的自我發展,需要破多層殼。

    首先是「自戀」,破了自戀后,可以進入到原始的依戀——母愛的懷抱;


    然后要離開母愛懷抱,進入父母三角關系的家庭港灣;


    再破了家庭港灣,進入社會熔爐;


    再破了所在文化的社會熔爐,進入無限世界。


    可是,太多人都沒有找到最基本的依戀對象。


    例如母親不在,或母親太弱,或母親嚴重缺乏回應孩子的能力,于是,孩子就進入不了母愛懷抱,而停留在了「自戀之殼」中。


    自戀之殼,這個形容不是特別精準,但可以這樣想象:


    作為體驗者的「我」是一個孩子,面對外部世界各種擔驚受怕,卻沒有可以依靠,而「頭腦」就像一只大手,把「我」這個孩子給托住了。


    即是說,沒有一個外在的真實媽媽可以依戀,那就去依靠了自己的「頭腦」,用它來保護安撫自己。




    02

    好睡眠是奢侈品


    具體來說就是:


    當遇到刺激的時候,當有不安的時候,頭腦給予解釋,頭腦的理解帶來了一種亦真亦假的安全感;
    頭腦還可以編織故事,如編織白日夢;頭腦還可以屏蔽刺激,讓自己對一些信息做選擇性篩選……


    但當頭腦是照顧者的時候,就會帶來一個問題——它不能安靜下來。


    因為它是保護者,它安靜下來不運作了,作為體驗者的「我」這個孩子,就要直接面對不安,這是不可以的,所以頭腦不能停止運轉。


    然而,頭腦不能停止運轉,你也就沒法安睡。


    如果依戀產生了,那就很不一樣。


    嬰幼兒可以徹底停止頭腦而安然入睡,因為他們的感知是,外面有一個有愛有保護能力的養育者在呵護自己。


    所以,太依賴自己頭腦的,都是孤獨的可憐蟲,很容易存在著一定程度的睡眠問題。


    孩子需要一個撫養者,保護和照顧自己,可成年人為什么需要保護?


    成年人,需要面對兩個方向的黑暗:外界的和內心的;外界的容易看到,而內心的卻不容易。


    深度關系不止是依戀,也意味著化解了內心的黑暗。


    所以好睡眠是奢侈品。




    03

    如何治療這樣的失眠?


    講一個著名的故事吧。


    德國鐵血首相俾斯麥,嚴重失眠,當時一個學術名聲不好的江湖醫生治好了他。


    治療方法是,晚上俾斯麥入睡前,該醫生就會坐在俾斯麥床前,等他睡著了,就離開,而第二天,在俾斯麥醒來前,他會同樣一身穿著,出現在同樣的位置上,以給俾斯麥這種感覺:


    這個人好像一晚上都沒離開,他一直穩定地在。


    如此持續了幾天后,俾斯麥的失眠癥,被治愈了。后來該醫生,成了俾斯麥的女婿。


    故事背后的邏輯是,因一個人穩定地在。俾斯麥的安全感建立了,他的頭腦可以松下來,于是就可以安然入睡了。


    容易失眠的人,常見這樣一種情形:睡不著的時候,在翻來覆去想白天的事,常見沖突。


    有時是在想自己有哪里做錯了導致沖突,有時想對方哪里攻擊了自己而自己沒表達憤怒與恨,于是有了羞恥,并不斷去想象,本來這件事,自己該如何應對……


    這種想象意思是,在真實的關系中,你應對不了這份沖突,它超出了你的頭腦設置。


    于是,作為「孤獨孩子」,你的應對方式是,一遍遍地在孤獨中啟動大腦,拼命運轉它,試著以此來化解這個本來發生在關系中的刺激事件。


    有這份覺知的,常常還是能活在現實世界中的人,只是現實世界的關系刺激,超出了自己頭腦的運轉能力,所以要晚上過度啟動大腦。


    這也意味著,這是他們常用的一種方式。


    關系的刺激是過度的,或者說在關系中,他們不能自如地表達攻擊性,所以要撤回來,在想象中去處理壓抑的攻擊性。


    原因也不外是,他們或曾是孤獨嬰幼兒,或是不被允許表達攻擊性。


    嚴重失眠的,常常連這個都覺知不到,好像現實世界也沒啥嚴重刺激,但他們晚上的頭腦就是停不下來。


    這是因為,哪怕很輕微的現實刺激——即關系中的刺激,對他們來講都是過度的,所以哪怕很瑣細的東西,都要孤獨頭腦花很長時間來處理。


    并且,可能根本處理不了,那他們這時可能啟用的一個方式就是,徹底不理會現實世界了,而去構思白日夢,在白日夢中他們暢想自己無所不能,各種美妙事情……


    但白日夢終歸是為了逃避現實,所以也一樣停不下來。




    04

    關系是救贖


    孤獨,或者說逃避關系的程度,會帶來這樣一個問題:你攻擊性黑化的程度,是和孤獨呈正比的。


    你越是孤獨,越是不能進入關系,作為生命力的攻擊性,就越是難以人性化,于是它變成黑色的。


    黑色的攻擊性,即破壞性或毀滅性,它被我們體驗為一種毒。


    我們怕它毒害外部世界,也怕毒害自己,或者一呈現毒,就會被外部世界所報復。所以,頭腦拼命運轉的方式是為了壓抑這份帶毒的生命力。


    因此,關系才是救贖。


    孤獨是緣起,依戀是答案,權力、金錢等增強力量的辦法都不是。


    內觀也有效,但一直孤獨的話,內觀效果也一般,深度關系才行。


    你要深入一個關系,就必須呈現你的攻擊性,它的毒性,也會因此而被呈現,當被接納時,這份毒就轉化了。


    攻擊性轉化為生命力,途徑就是關系。


    自體永遠都在尋找客體,我永遠都在尋找你。當這份尋找發生后,攻擊性就被照亮了。


    這樣表達,可能讓一些朋友絕望:哎呀,不就是一個破失眠嗎?難道沒有簡單辦法,治療好這個東東嗎?!


    也許我們得慶幸,沒有太簡單的辦法可以長期奏效,這逼迫太多孤獨的人,去學習破掉孤獨頭腦,而呈現真實自體,并投入到深度關系中。




    //////////


    當然,有很多可以短期奏效的辦法的。


    一、安眠藥。


    以我的了解,安眠藥會起到打碎夢的作用,以阻止意識或潛意識之流的方式,制止頭腦運轉,讓人安睡。


    二、內觀。


    就是我常說的掃描身體練習,這個我做了十二年了,收益極大,它的一個簡單作用就是,注意力一放到身體上,頭腦就松弛了,于是可以入睡。


    三、給自己打造一個舒適安全的入眠空間。


    然而心靈的事,終究要到心靈上來。


    如果這個假設——頭腦不能停是為了防御黑化的攻擊性——真能成立,那么真正能起作用的,就是投入到深度關系中。


    最后說一下,人類基本體驗都是超級奢侈品,如放松、專注和好睡眠。


    據說倒頭就睡一覺到天亮的,不到十分之一。


    所以,有一定程度的失眠或睡眠問題,也不用覺得自己太慘。


    像我自己,就是打個瞌睡都做夢的人,這是頭腦不能停的一個表現。


    我入睡沒問題,睡眠時間也有足夠保證,但連續不斷的夢,的確傷害了我的睡眠質量。


    友情鏈接: 戒毒方法

    海口明心心理咨詢 瓊ICP備16001789號-1 技術支持:海南布谷

    手机棋牌平台 投资股市最赚钱的公司 头条里的关注能赚钱吗 国内视频网站赚钱 明日之后快速赚钱 看新闻的那个软件能赚钱的是真的吗 在家能赚钱的好方法 马云双十一是怎么赚钱的 教育和医疗哪个赚钱 赚钱宝 热度 缓存 如何用100块钱赚钱吗 做牛马生意赚钱吗 苹果赚钱软件是什么软件下载 货运最赚钱的线 赚钱棋牌游戏可提现金 我有一辆五菱宏光s怎么赚钱 快手号多几个能赚钱吗